约基奇33+6+7送制胜球掘金擒独行侠东契奇27+9+10

约基奇得到33分、6个篮板和7次助攻,他在终场前7.9秒时上篮得手打进制胜球,掘金队在客场以107-106险胜达拉斯独行侠队(23胜14负)

掘金队的约基奇得到33分、6个篮板和7次助攻,格兰特得到15分和5个篮板,穆雷得到14分和5次助攻,普拉姆利得到10分、5个篮板和4次助攻,比斯利得到10分和5个篮板

中国足协、各俱乐部及其它有关方面曾多次碰头,前不久7家中超俱乐部代表还曾就相关问题进行了小范围讨论

此外,相当一部分俱乐部已经与原有外援签订了周期较长的合同,一旦外援注册及使用名额进一步缩减,亦可能因解约等问题导致经济负担的加重

不过足协仍将按照去年12月上海联赛总结会公布的有关细则,通过设定 本土球员及外援(新签)个人年薪限额、控制各级俱乐部薪资投入总量来引导俱乐部合理投入,同时助其减负

独行侠队的东契奇上半场得到15分和7次助攻,鲍威尔得到12分;掘金队的格兰特得到11分

联赛限薪兼顾“个人”与“整体” 新签外援也限薪中国足协计划在周三会议上披露具体联赛新政内容

库里跳投追平,101平后史密斯右翼命中三分,哈达威跳投命中,独行侠队再次拉开领跑

但有俱乐部认为,此类限薪办法对像朱辰杰这样的年轻国脚不公平,亦对同龄其他优秀球员的积极性构成打击

中超联赛新政将于本周出炉:艾克森们按外援对待,U21球员被扶持在11月25日上海会议期间,中国足协曾向与会中超俱乐部高管代表公布了一系列围绕新赛季联赛新政的动议

如果这一动议最终成为定案,那么引进非华裔入籍球员较多的广州恒大俱乐部将受到巨大影响,毕竟在配合国家队备战的问题上,恒大无论在主场支持还是在引入入籍球员方面,都付出过很多

而考虑到诸如伤病等因素,足协不排除在6人的基础上,允许各俱乐部在二次转会之际补充注册1-2名外援的可能性

而为了切实引导联赛理性消费, 中国足协计划严格落实去年上海会议推出的一系列治理措施,包括控制俱乐部在薪资方面的总投入

联赛新政动议曾引发争议近日,中超各俱乐部接到派代表赴京参加本周三联赛工作会议的通知

掘金队的巴顿、米尔萨普缺席,独行侠队的波尔津吉斯再次缺阵

事实上,足协之所以同意适当增加外援注册、报名名额还有一个重要背景,那就是2021年世俱杯将在中国举行,中超联赛有望产生2支参赛队,从提升竞争力的角度考虑,部分俱乐部也有对足量外援助力的客观需求

由于不同俱乐部经济实力、发展现状及经营策略严格不同, 因此对于具体额度,各方曾产生异议

不过,由于上述内容当时仅限于讨论范畴,因此与会代表们结合各自实际情况对动议内容提出了意见,甚至为此而展开唇枪舌战

克勒贝尔连拿4分开始第四节,独行侠队以93-86领先

穆雷和格兰特合取4分,杰克逊跑投命中,东契奇三分中的,首节还有1分40秒时独行侠队以27-20领先

由此不难判断协会在规范联赛消费、为俱乐部减负方面显示出的决心与诚意

按照惯例,新赛季国内职业联赛转会窗口将于明年1月1日正式开启

在此之前,中国足协曾建议按照外援“注4上3”、非华裔入籍球员“注2上1”来执行中超外援及入籍球员规定

约基奇和穆雷轮流进攻得手,约基奇又命中三分,掘金队把比分追成80平

中超联赛新政将于本周出炉:艾克森们按外援对待,U21球员被扶持此前多年以来,中超俱乐部一直按照每赛季“5(成年普通球员)+3(U21球员球员)”来执行本土球员转会工作

而这3个赛季中超俱乐部薪酬所占俱乐部投入比例分别为65%、60%、55%,也呈递减趋势

比如,此前公布的动议内 容中曾涉及到对各级俱乐部本土球员个人年薪的限额内容

但我就不明白广厦还签韦伯斯特是什么意思, 顶多只能算是半个外援

备受关注的非华裔血统入籍球员将被视同为普通外援,并在具体注册、上场方面依照普通外援规则

约基奇和哈里斯联手5分帮助球队反超,东契奇进攻发力连取6分,独行侠队重新领跑

中国足协为协同俱乐部加强人才流动,同时完善本土人才培养,计划打破对U21球员转会人数的限定

国脚薪酬按比例适当上浮

需要说明的是,上述额度均为税前额度,且包括外援及预备队球员薪资

独行侠队暂停后未能完成最后一攻,他们以1分之差惜败

在国字号球队多年来深受人力资源匮乏困扰的背景下,打通本土球员特别是年轻球员流动的渠道无疑是改善相关问题的良策之一,因此中国足协将很可能采纳上述动议,取消U21球员转会限额

比较可行的方案是,非华裔入籍球员的注册及上场办法将与普通外援一致

据了解,和国足选帅一样,中国足协在此次联赛规则调整工作中扮演了主导地位

第二节开始后两队拉锯了几个回合,比斯利连进两球,掘金队以37-38落后1分

”朱彦硕说

在去年12月20日上海举行的 2018赛季职业联赛总结会上,中国足协明确了2019赛季到2021赛季3年的各级职业联赛治理方向和重点目标,其中俱乐部财务工作是治理的“重中之重”